2018年5月24日星期四

Shen Yen not as advertised Propaganda served lukewarm on stage

Shen Yen not as advertised

Propaganda served lukewarm on stage. 

The Hamilton Spectator, Canada/January 2, 2015

By Ingrid Mayrhofer

Your Stories is a Spectator forum for community submissions on subjects of interest. They appear as submitted.

For a change from our traditional x-mas attendance of the Nutcracker, I thought I'd treat my partner to the show of Shen Yun this year.

The advertising and website promised "5,000 years of civilization. Live on stage!" at Hamilton Place.

Buying tickets seemed simple enough: click on "ticketmaster." However, my first red flag went up when the e-tickets arrived and identified Falun Dafa as the presenter of the show. Not fond of religious cults, I wanted to cancel.

Second surprise was that Ticketmaster could not find my reservations, and a closer look at the tickets identified the sender as "ticketbox.com" instead.  That web address linked back to the Shen Yun main page.

A call to the presenter got me voice mail, and the credit card company said they could not stop my payment. An online search for more information about Shen Yun turned up many negative comments from other viewers and a claim by Falun Dafa that they stood for "Truthfulness, Compassion, Forbearance."

While the group's lack of truthfulness was demonstrated by their marketing approach, and their lack of compassion didn't allow me to return the tickets, we took them up on forbearance and went to see the show.

 The show tried our patience right at the beginning with garish electronic imaging and loud western instruments. The background projection outdid the dancers on the stage with visual fx, and the military-style sound smothered the hall.

Approximately 20 minutes into the spectacle, the announcers began to talk about Falun Gong and how the Chinese government persecuted the sect, offering the next dance as an illustration thereof.

At this point, we agreed that we did not have to endure without complaining.

 I am convinced that bad art is worse than no art at all. The Shen Yun spectacle was laden with derivative imagery from Chairman Mao as the rising sun among eager followers set in pastel landscapes.

 Posters and paintings from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feature just as many mythical creatures and scenes from ancient traditions in identical compositions to those projected by Shen Yun.

My expectation of the aesthetic of protest art is that it should challenge the dominant culture in order to motivate those who can bring about change. Shen Yun does neither, nor does it celebrate 5,000 years of Chinese civilization. Instead, it uses cartoonish visuals and blaring sound best left to Disneyland.

Ingrid Mayrhofer


加拿大艺术家:神韵网站售票具有欺骗性且表演毫无艺术性可言

  核心提示:2015年1月2日,加拿大艺术家英格丽德·迈尔霍费尔投书《汉密尔顿观察者报》网站(thespec.com ),描述了她从订票到被迫观看法轮功神韵演出的经历。她认为,神韵网站售票存在欺诈,而且虽然神韵自己声称是在传播中国悠久的文化艺术,实际演出却将宣传法轮功放在重点,谎称受到中国政府迫害,“艺术”水准极其糟糕。文章刊出后的第二天,美国邪教问题专家瑞克·罗斯(Rick Alan Ross)就在“邪教新闻网”转载,并在推特上也转推了这篇文章。凯风网现编译如下:
  今年圣诞节期间,我想改变一下观看《胡桃夹子》这个传统习惯,因此准备邀请我的伴侣一起去看场神韵演出。我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在汉密尔顿剧场,神韵广告和神韵演出网站均承诺要将“五千年(中华)文明,呈现在舞台上”。
  买票似乎很简单:打开网页点击特玛捷票务网站(Ticketmaster)就可订购门票。然而,让我第一次为此生气的事情出现了。显示电子票预订成功的信息在出现的同时,也确认了法轮功(法轮大法)是神韵演出的主办方和组织者。我对邪教不感兴趣,想取消订票。
  第二桩令人讶异的事情出现了:我在特玛捷网站无法找到我的预订票。仔细看看,确定门票的发件人Ticketmaster.com变成了ticketbox.com,该网址自动直向神韵主页。
  我赶紧打电话联系主办者,收到的却是语音邮件,托辞称,信用卡公司不能停止我的支付,我无奈只好接受现实。为进一步了解神韵,我在网上搜索了一番,发现了许多负面评论,而法轮功却声称他们代表的是“真、善、忍”。
  然而,法轮功神韵演出的营销手段证明,他们缺乏诚信,也缺乏同情心,因为他们不允许我退票,我们只好照着他们的“忍”去看演出。
  演出一开场就用花里胡哨的电子映像和嘈杂不堪的西方乐器试探我们的耐心。从视觉效果看,背景投影略胜舞台舞者,军事化声音窒息整个大厅。
  演出大约进行20分钟后,节目主持人开始谈起法轮功,以及中国政府如何迫害该教派,为下一支舞蹈提供序曲。
  此时此刻,我们都无法忍受下去了。
  我觉得糟糕的艺术不如不创造。我认为,批判艺术要去挑战主流文化,为的是激励那些能带来改变的人。神韵既没有去挑战,也没有歌颂五千年中华文明。相反,神韵采用的是卡通画面和刺耳的声音,这还不如到迪斯尼乐园去看。
  这篇文章刊登后的第二天,美国邪教问题专家瑞克·罗斯就在“邪教新闻网” 予以转载,并在推特网上转推此文(见:https://twitter.com/RickAlanRoss/status/551374702577737728)。读者杰弗里也评论说,这些表演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毫无疑问是一个受到抨击的邪教所搞的宣传演出。问题是,演出假冒中国文化,其实所有的演员和演奏者都是法轮功邪教成员,而且剧情也没有掩饰对法轮功的推销。说实话,广告吹得天花乱坠,但有谁会看?我们华人家庭从不感兴趣!
  

  

 视觉艺术家英格丽德·迈尔霍费尔女士
  据凯风网了解,英格丽德·迈尔霍费尔是一名视觉艺术家兼策展人,其作品曾经在加拿大、奥地利、韩国、塞尔维亚、墨西哥、尼加拉瓜、古巴和智利等多国展出。

四名越南“法轮功”人员因盗窃被判刑

4名“法轮功”分子在4月中旬的庭审中。
  中国反邪教网讯(记者厉洁 通讯员李玉) 据越南人权捍卫者网站2018年5月17日报道,越南4名“法轮功”分子因目无法律,私自从警署将被罚没的财物拿回家。太原省警察启动侦察,指控这4名“法轮功”分子偷盗财物,越南人民法院近期判处其总共约9年监禁。  
  据越南“人权捍卫者”网站(vietnamhumanrightsdefenders.net)了解,4名练习“法轮功”的越南公民,因盗窃其自己的财物总共被判处约9年监禁。
  2018年4月11日上午,越南太原省人民法院判处56岁的吴陈氏(Tran Thi Ngo)42个月监禁,判处57岁的田陈氏(TRAN THI TIEN)36个月监禁,判处23岁的“阮氏贤(Nguyen Thi Hien)15个月监禁,以及判处57岁的Tran Kim Chung先生12个月监禁。
  根据起诉书,当时4名被告与其它同伴正在太原市武元甲广场练习“法轮功”。Trung Vuong警署的警察赶过来,指控他们扰乱公共秩序,于是命令他们停止练功,并没收其物品。
  当警官带走他们的财物后,这群人前往Trung Vuong警署索要他们的物品。他们在警署找到了自己的财物,私自将其带回家。
  第二天,太原省警察启动侦察,指控4人偷盗财物。

Four Falun Gong Members Sentenced to Nearly 9 Years in Prison for Accusation of Stealing Their Own Properties

Defend the Defenders, May 17, 2018
Four Vietnamese citizens who have been practicing Falun Gong have been sentenced to a total of nearly nine years in prison on the allegation of stealing their own properties, Defend the Defenders has learned.
On the morning of April 11, the People’s Court in the northern province of Thai Nguyen sentenced Tran Thi Ngoc, 56 to 42 months, Tran Thi Tien, 57, to 36 months in prison, Ms. Nguyen Thi Hien, 23 to 15 months and Mr. Tran Kim Chung, 57, to 12 months in prison.
According to the indictment, the four defendants, together with other fellow, were exercising Falun Gong at the Vo Nguyen Giap square in Thai Nguyen city. Police from the Trung Vuong police came and accused them of causing public disorders so ordered them to stop and confiscated their louders and other items without a writen statement.
After police officers took their properties, the group went to the Trung Vuong police station to request for their items. They found their properties in the station and got back, and returned to their home.
On the next day, Thai Nguyen province’s police launched a probe, accusing the Falun Gong’s practitioners of stealing properties.

21年前任丘一男子剖腹找法轮(图)

 
  作为一名反邪教志愿者,前几天有机会去任丘市于村乡开展了一次志愿者服务活动。期间我们几个志愿者应邀去了一家采暖炉企业进行了反邪教知识讲座,当讲到法轮功的危害时,我介绍了任丘轰动全国的大案——华油职工马建民“剖腹找法轮”的案件始末。会后,一名叫王城的工人对我说,他的一名族叔也做过剖腹找法轮的荒唐事儿,当时我很诧异,经过仔细询问我了解了事情的原委。没想到一件沉寂了20年,并不为大家所知的法轮功自残致死事件被无意中挖了出来。
  事件的当事人名叫王春霖,是任丘市于村乡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民,为人老实厚道,干活勤勤恳恳。时间回溯到1995的春天,那时的老王已经年过半百,儿女双全,大儿子刚刚结婚时间不长,虽然日子过得不是大富大贵,但也称得上是丰衣足食。
  那些年,农村的机械化程度不高,农活绝大部分是靠体力完成,老王家上下六口人,地多劳力少,由于常年劳累不堪,50挂零的他已经满身的毛病,胳膊腿儿和老腰时常疼痛,严重影响了下地干活。当时法轮功打着治病健身的旗号在当地悄然兴起,在村里人的推荐下他开始接触法轮功。
  开始他只是抱着强身健体的目的练功,随着慢慢深入,他被李洪志吹嘘的神迹忽悠了,不再满足强身健体,而是开始追求圆满的天国之路,梦想有朝一日成仙成佛。
  到了1996年初,全国气功热愈演愈烈,法轮功在当地也越来越红火,村里的练功点建了起来,每天早上二三十个村民在打麦场里集体练功,成为当时村里一景。老王是这批学员的老人,也是最积极的一个练习者。凭着自己小学毕业的文化水平,愣是把一本《转法轮》读了个通透,什么消业、上层次、奶白体等法轮功名词,讲起来一套儿一套儿的,学员们都很佩服他,对他尊敬有加。老王好像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对练功学法更加的痴迷起来。
 
  因为练功,老王逐渐开始封闭自己,他不再看电视、不再听广播,也不再帮助家里做事,甚至不和妻子儿女进行过多的交流和沟通。为这事儿,妻子、儿女没少和他置气,一家人围攻劝说是经常事儿,但是老王统统把这些看成是修炼道路上的魔,认为只有遵照师父“去掉名利情,圆满上苍穹”的教诲,只有把亲情、友情这些执着和牵绊丢掉才能上层次,才能最终圆满。
  时间到了1996年底,老王开始变的更加沉默,每天除了吃饭和睡觉,其他时间就是看经文、练动功,经常半宿半宿的盘腿打坐,还会自言自语说:“我的金色法轮已经越转越快了,圆满的日子不远了。”他的脾气越来越暴躁,练功时不允许被打扰,一旦被打扰,轻则大喊大叫,重则暴躁打人,家人们谁也不敢劝解。
  1997年6月的麦收期间,一家人从早上就开始忙碌,下午王大婶和孩子们在场里打麦子。别人都在忙碌,只有老王一个人坐在场边的树下打坐,家里人也习以为常,没人注意他。这时的老王身边放着一把割菜的刀子,嘴里嘟嘟囔囔的说:“我的法轮在发光,要冲出来了,要带着我飞升。”说着拿起身边的刀子向肚子猛插,只听一声惨叫,献血顿时流了出来,听到叫声家人和周围的村民赶忙围了过来,看到老王肚子破了一个十多厘米的伤口。这时的老王还在嘶吼:“我肚子里的法轮在发光,他要带我飞升了。”大家七手八脚把他抬上三马车,迅速将老王送去了医院。但是由于失血过多,并且刀子伤到了内脏,老王还是没有抢救过来。
  当时,村里人想不通老王为什么会无端自杀,大家并不知道这是练习法轮功不断自我暗示所导致的精神疾病。后来随着法轮功自残自杀案例不断被媒体曝光,儿女们才明白是法轮功歪理邪说摧毁了父亲的精神,是李洪志害自己早早失去了亲人。

2018年5月16日星期三

动漫:为李洪志“祝寿”的冤魂





5月13日,是法轮功头目李洪志编造的生日,而他真正的出生日期是1952年7月7日。在“5·13”前后,法轮功炮制了大量弟子为李洪志“祝寿”的信息,营造虚假繁荣的局面,但是也有一批冤魂向李洪志索命,他们因痴迷邪教法轮功拒医拒药或无视安全而死亡。

2018年5月13日星期日

李洪志关于用宗教包装法轮功经文难解的矛盾


  最近,法轮功网站发表了一篇超短的李洪志“经文”(简称《定义》),称“法轮功”可以用宗教注册,可以承认常人的定义为宗教团体。

  李洪志如此“定义”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一来让“法轮功”冒充宗教,通过注册“宗教团体”,将自己的邪教身份“洗白”;一来便于继续诬蔑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是“宗教迫害”;三来好为西方反华势力替该邪教站台提供法律依据;四来可以给“法轮功”某些营利项目(如“神韵”演出)避税逃税(参见萧风《法轮功打着宗教名义注册非盈利组织(图)》,凯风网2012-07-23)。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不管李洪志多么的狡诈多变,这只是为邪教迭变引入的注脚。

  “法轮功绝不是宗教”与实行宗教注册的矛盾难解
  李洪志一直强调“法轮功绝不是宗教”,有白纸黑字为证:“历史上我们没有走入宗教。现在我们大部份是在常人中修炼,他就不是宗教。”(《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讲法》,1994年9月18日)“其实,我传这个东西不是宗教。”(《转法轮(卷二)·在大屿山讲法》)“我们法轮大法不是宗教,我绝不搞宗教,我们法轮大法也绝不是宗教。”(《北美首届法会讲法》,1998年3月29-30日)听听,连用两个“绝不”,说得多么果断决绝。什么是“绝不”?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承认“法轮功”是宗教。既然如此,怎么突然“可以用宗教注册”了呢?这种前后不一的矛盾,让弟子如何去理解,更别提去执行了。
  “修炼人凌驾于法律”与遵守常人法律的疑云难除
  李洪志一向矮化人类、鄙视常人,更贬低、藐视公众的法律。首先,李洪志胡说法律没有出路:“人类制定的法律就是在机械的限制人,封闭人”“这个法律定的太多了,人都像动物一样被管着,没有出路了,谁也就想不出办法了”,“法律最后就没出路了。”其次,李认为大法弟子可以凌驾于法律:“法律管常人中的事情,这是没有问题的。作为一个练功人就是超常的了……”。再次,李洪志妄言他的“大法”超越人类法律:“大家知道这本书他不是一般的书,他是法。我们人类社会也有不同的法律,……而我今天所教你的,远远的超出了人类社会所有的学说和一切常人之法。”李洪志实际上就是让弟子藐视、超越常人法律,谨遵他的“大法”。然而,这次李洪志却改口说“为了符合常人法律,可以用宗教注册”云云,到底要遵从于他的“大法”还是要遵守常人的法律,岂不是弟子从此受到了机械的限制,甚至连常人都不如?
  “大法神不必顾忌常人”与主宰常人社会的指望落空

  短短一篇《定义》,李洪志三次提到“常人”:“常人的社会”、“常人法律”、“常人的定义”,面对常人的态度毕恭毕敬。这实在太反常了。要知道,李洪志可是向大法弟子郑重宣布过:“你们就是神,是一切的主宰,根本没有必要顾忌常人怎么说、怎么看。”“你们就是神,你们就是未来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们指望谁呢?众生都在指望着你们!”(《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至于说常人怎么认识,大法弟子不管他。”(《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既然,“大法神”主宰一切,“根本没有必要顾忌常人怎么说、怎么看”,为什么在“法轮功是不是宗教的问题”上,李洪志忽然变脸,提出“符合常人法律”、“常人的定义”呢?说好的主宰常人社会,却被常人社会所主宰,让所有弟子从高空坠落人间,所有的指望全部落空。

法轮功阻扰抗震救灾尽显邪教本质(图)


  5月12日到了,10年前的今天,四川省汶川县发生8级强烈地震,造成数万人丧生,举国悲痛。然而,毫无人性的“法轮功”邪教组织却在美国纽约法拉盛敲锣打鼓庆祝,称是对中国政府的报应,并阻挠当地华人赈灾募捐。“法轮功”组织的言行激起了当地华人的公愤,纽约华人自发聚集起来与“法轮功”进行了为其十天的对峙,这场正邪大战也彻底暴露了“法轮功”的邪恶本质。

  李洪志鼓吹地震是恶报
  李洪志鼓吹,一个人做了坏事就会产生“业力”,“业力”太大就会生病、遭灾难。一个地区“业力”太大就会发生地震,中国发生天灾人祸,是因为中国政府取缔了“法轮功”。李洪志说,“人不治天治,人类发生劫难的时候,都处在这样的状态之下。”“大面积的人有了业力怎么办?那就会出现地震、火灾、水灾,甚至是瘟疫和战争。”“告诉大家,中国大陆上所发生的一切天灾人祸,已经是针对那里众生对大法犯下罪恶的警告。”正因为如此,纽约法拉盛的法轮功团体才会毫无人性地敲锣打鼓进行庆祝,原来都是拜李洪志所赐。李洪志的这一番奇谈怪论用心险恶,地震等自然灾害是人们说不愿看到的,中国之大在某个地方发生自然灾害也不足为奇,李洪志却借此贩卖他的“法轮功”,并为“法轮功”被取缔鸣冤叫屈,这就充分暴露了“法轮功”的丑恶本质,对此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法轮功”鼓吹修炼保平安
  在同期和之后的一段时间内,“法轮功”媒体鼓吹在汶川大地震中,修炼“法轮功”得“福报”,保平安。称在汶川地震有许多实例,很多有缘人都幸运的躲过了灾难。试问,同样处于震中地区,地震坠落物像长了眼睛,光砸常人,就是砸不到修炼“法轮功”人员的头,这可能吗?这与李洪志在《转法轮》中吹嘘有他的“法身保护”,弟子不怕汽车撞、钢管子高空坠落砸不伤人有异曲同工之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骗人的。“法轮功”媒体还宣扬说,有人诚念“法轮功”的“九字真言”,地震中啥事没有,平安无事。试问,地震来临时,也就是几秒、十几秒的事,很多人甚至都反应不过来,哪有时间去默念“九字真言”呀,“法轮功”这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信口雌黄瞎胡编吗?编造此类“神迹”故事,不过是借机发国难财,推销和贩卖“法轮功”邪教罢了。

  李洪志叫嚣做慈善是办坏事
  做慈善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体现的是祖国大家庭的温暖。然而,李洪志却极力叫嚣做慈善是办坏事。李洪志认为,自然灾害是神在淘汰人,如果搞慈善活动,赈灾募捐,对遇难者进行救助,使其脱离死亡或痛苦,就会使人“欠债不还”,就是在办坏事。李洪志说,“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磨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正是在李洪志邪说的蛊惑下,纽约法拉盛“法轮功”人员才会阻扰当地华人的赈灾募捐,他们的意思就是地震中的灾民就应该被“销毁”、“淘汰”,这是多么荒唐的逻辑呀?这样的冷血动物似乎更应该从地球上“销毁”才对呢。
  灾难来临时最能展现一个人的本来面目,“5.12”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我们在祭奠汶川大地震死难同胞的同时,也认清了“法轮功”的丑恶本质。

李洪志为啥将生日改为5月13日(图)

5月13日,本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但是,在李洪志和“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眼里,却变得那样神秘和不可理喻,这一天,被他们当成是“法轮大法日”予以庆祝和宣扬,每年到这个时候,“法轮功”痴迷者就会向李洪志发去生日贺卡和肉麻的祝福语。近些年,李洪志也多选定这个日子装模作样、例行公式地地给弟子们“讲法”,比如,2017年的《大法弘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就是在所谓的“法轮大法日”炮制出来的,以显示和衬托这个日子的“不同凡响”。

  笔者认为,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之所以把5月13日定为“法轮大法日”,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点,这一天是李洪志的所谓“生日”;二是据说这一天是李洪志初次“传法”和“办班”的日子;第三点儿,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儿,因为这一天是释迦牟尼的生日,而将李洪志的“出生日”和“法轮大法”的开传与佛祖的生日放在“同一天”,这就给李洪志和“法轮功”注入了神秘的“佛性”,无异给李洪志和“法轮功”罩上了一层迷人耀眼的外衣。


  然而,令“法轮功”痴迷者大跌眼镜的是:李洪志既不是1951年的5月13日出生的,“法轮大法”也不是在这个日子开始传出的,在这个对“法轮功”痴迷者来讲无比“重要”、无比“神圣”的节日问题上,李洪志却撒下了双重的弥天大谎。
  关于李洪志如何编造和改动自己的生日,中国反邪教网、凯风网等反邪教网站上许多文章对此进行了大量的有理有据的揭露,李洪志在编造自己身世时,将自己的出生日期由1952年7月7日改为1951年5月13日,并亲自涂改和重新办理了身份证。但在其过去填写的《职工晋级定级报告表》、《入团志愿书》以及1986年12月31日办理和1991年3月31日补办的身份证上,他的出生日期均为1952年7月7日。对此,加拿大《华侨时报》所刊载的一名原“法轮功”练习者的文章中,谈到当年他对李洪志改动生日的看法:李洪志的生日由1952年7月7日变成了1951年5月13日,这样的改动一时让人不得要领。直到1994年6月版《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和后来的《转法轮·小传》中在“李洪志先生1951年5月13日”之后加上了“(阴历四月初八)”,才让人看明白原来1951年5月13日是佛教中的佛诞日,李洪志的意思显然是他和佛祖释迦牟尼同一天出生的,改生日的玄机原来如此。




  那么,一个问题出现了,1951年的5月是李洪志的父母刚刚处对象的时间,李洪志为什么不将自己的生日改为1952年5月13日,而改为1951年5月13日,给人留下“私生子”的话柄呢?据《华侨时报》刊载的文章中讲:李洪志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1952年阴历四月初八,刚好是公历5月1日,这和“五一”国际劳动节发生了冲突,实在难以突出李洪志神化自己为“佛祖转世”的构想。而改为1951年5月13日,相传这一天是农历四月初八,是佛祖释迦牟尼的“佛诞日”,李洪志将自己改为与佛祖同日诞生,其目的是为了称自己是“释迦牟尼转世”。这样,借助“名人效应”,李洪志的“知名度”和“佛威”很快在“法轮功”痴迷者中间传扬和树立起来,为自己一步步成为所自诩的“宇宙主佛”,成为“法轮功”的邪教教主奠定了舆论基础。
  那么,当年“法轮功”的第一期气功班的开办日期是否就是5月13日呢?据当年亲自参加过李洪志在长春第一次办班的原“法轮功”练习者余氓讲,李洪志所办的第一期气功班的时间是1992年5月15日至25日,李洪志在长春第五中学阶梯教室开办了第一期“法轮功”培训班,时间根本不是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蓄意把首期办班时间改为5月13日,是李洪志后来随着野心的膨胀,意识到了这个“佛诞日”对他来说是多么重要,是可以被他利用来神化自己,因而在第一期办班的时间上动了手脚、造了假。另外,李洪志前不久发表的那篇《关于法轮大法在常人社会中定义问题》的所谓“经文”中,李洪志妄想把“法轮功”作为宗教团体,以宗教的名义注册,其实在他改动自己生日的时候或许就已经隐藏了这样的企图。
  每当这个日子来临,看到那些“法轮功”痴迷者是那样的兴奋和激动,怀着朝圣般的心情向李洪志发去生日祝福与贺词的时候,我的内心就为这些被欺骗和愚弄了的“法轮功”受害者感到悲哀与不幸,也为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明目张胆、恬不知耻地欺骗弟子而感到愤慨与震怒!可悲的是,这些被深度洗脑的“法轮功”痴迷者还在为李洪志大唱颂歌,搞个人崇拜而毫不自知。希望那些仍在痴迷中的“法轮功”受害者擦亮自己的眼睛,多看一些揭露李洪志身世和“法轮功”欺骗性的视频与文章,早日明白李洪志和“法轮功”的骗人真面目,不要再受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的蒙蔽和欺骗,不要再把5月13日当成一个“神圣”和“超凡”的日子去“纪念”了,要尽快挣脱“法轮功”的精神枷锁,过上幸福而美好的人生!

2018年5月11日星期五

注意啦!这个人冒充佛祖招摇撞骗(图)



一日阴风大作,妖气冲天。一只自称“宇宙主佛”的妖孽在世间为非作歹。此人姓李名洪志,编造邪教法轮大法,冒充佛祖转世,号称神通广大,法身无数,无所不能……


为了以“主佛”之身份混迹江湖,他将自己的生日从1952年7月7日,改成了1951年5月13日。

为何非得选这天呢?

只因为中国阴历四月初八是佛祖释迦牟尼诞生的日子;而在泰国,公历5月13日被认为是佛诞日。刚巧,公历1951年5月13日这天,两个日子重合在了一起,李洪志便“选择”在这天“出世”。




此妖孽以“主佛”之身份坑蒙拐骗危害四方,终被正义之士揭露偷偷篡改生日冒充主佛之真相!

亲爱的小伙伴们!现降大任于你,赐予火眼金睛一对,捉拿冒充佛祖的李小鬼,清除孽障还世间清净,快快行动起来吧!


(灯登等灯灯登等灯,我是自带BGM的猴哥)

2018年5月9日星期三

法轮功暴露邪教真面目 阻挠赈灾惹众怒(图)




  2008年5月22日的纽约街头,法轮功的行为引发当地华人抗议。图为一名80岁的老华人站在抗议民众一边,高喊“打倒法轮功”。

  5月22日,位于美国纽约卡辛纳大道和三福大道交界处的东南角,聚集着一群华人,而在他们对面,两条大道交界处的西北角,则聚焦着一群“法轮功”分子。一位白发老人高举“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牌子,与“法轮功”的“天灭中共”的牌子形成鲜明的对照。

  这种对峙局面已经持续了数天。如果不是几天前“法轮功”分子阻挠华人为四川地震赈灾捐款触犯众怒,正沉浸在巨大悲痛中的人们才没有心思去理会他们。

  赈灾募捐突来不速之客

  5月17日,纽约华人聚居区法拉盛的图书馆的门前,美东华人社团联席会一些爱国侨领和富有爱心的普通华人正在为中国四川地震灾区募集善款。

  纽约华人社团联席会秘书长朱立创当时也在场。中午12时30分左右,“法轮功”组织的几十名成员突然在不远处集会,并播放欢庆的音乐。见到朱立创等人为灾区募捐,“法轮功”分子随即向他们挑衅。

  朱立创说,联席会的同仁为了不影响募捐,并没有理睬他们。但过往的群众耳闻目睹他们的挑衅行为以及那些欢庆音乐后感到极为气愤,他们开始与“法轮功”成员理论,周边许多居民也纷纷向图书馆门前汇集,人数一时达到上千人。愤怒火山终于喷发了!人们开始愤怒声讨“法轮功”分子的冷酷无情和恶意诽谤。

  针对“法轮功”的倒行逆施,愤怒的过路民众高喊“中国加油”,并痛斥“法轮功”分子是“民族败类”。

  一位在现场的华人女士说,她12点半到这里,“我本来看着那个报道灾情的报纸,一边看着,一边掉眼泪,听到他们的敲锣打鼓,我就很生气,很生气,我就不上工了。我不谈什么政治,在这个非常的时期,你不要把政治搞进去,我们爱国,我们爱自己的国家,我们爱自己的共产党。”

  另外一位华人老先生补充说:“现在大陆需要捐血,捐钱,这是第一位的。以后,他们随便去说什么,但今天他们很不合时宜。这样他们触犯了众怒。你看,这里没有组织,这是一个众怒。”

  17日当天,纽约警察局出动了约15名警官到场维持秩序,并在集会人群前设置了隔离护栏。据一位警官讲,“法轮功”组织事前申请了集会许可。下午3点多钟,对峙数小时后,人群才逐渐散去。

  气愤难平对峙数日

  事情并未就此平息。第二天,“法轮功”分子竟然又来到法拉盛图书馆门前阻挠赈灾募捐。很多华人群众也毫不示弱,“他们出现一次,我们就抗议一次”。

  连续几天,当地华人居民自发地聚集到“法轮功”分子对面的围栏中,高喊抗议口号。即使20日下午开始下起大雨,但是民众没有一点离开的意思。由于抗议的人太多担心造成交通堵塞,美国警方21日开始将地点移到卡辛纳大道和三福大道交界处。

  警局给“法轮功”和普通民众划分了两个示威区,“法轮功”分子在卡辛纳大道和三福大道交界处的西北角,普通民众的示威区域在东南角。一位来自中国东北的翟先生,手里拿着标语神情庄严地站在东南角,标语上写道:“法轮功”丧尽天良,敲锣打鼓庆灾祸。华夏人血浓于水,心手相连抗天灾。翟先生头顶骄阳,无声但是有力。很多过往的民众看到“法轮功”都非常愤怒,翟先生的队伍在不断扩大。

  看到一些“法轮功”分子带着摄像机过来拍摄,普通民众也掏出自己手中的相机和手机,对着“法轮功”的摄像人员拍摄,并高呼“把他们放到网上去,让中国人都看清他们丑陋的脸”。
  抗议“法轮功”的行为都是当地华人自发做出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华人正好路过抗议现场,看到“法轮功”打出的牌子后,老人突然显得非常愤怒,两次走到集会队伍前面高喊“打倒法轮功!”老人来自中国台湾,今年已经快80岁了。她说,“这次共产党人在救灾过程中的表现让我非常激动。”

  倒行逆施让警察都看不过去

  从地震发生后,“法轮功”的媒体就开始不遗余力地攻击“中国政府救灾不力”、污蔑“中国救灾信息不透明”,甚至制造谣言和恐怖气氛。因为找不到证据,索性编造演绎。

  在17日开始上街阻挠华人捐款的同时,“法轮功”也借机散布这些谣言。

  对于这种做法,不仅华人愤慨,就连一些在现场的警察都看不过去。

  一位维持秩序的华人警察气愤地说,那些“法轮功”简直没有人性。这么多的华人在含着热泪为中国灾区捐款的时候,他们却出来煽风点火。他们自己不捐也就罢了,可他们真的不应当在绝大多数人那么悲伤的时候幸灾乐祸。

  而19日一位执勤的白人警察也表示,虽然他不太清楚为什么两派华人发生争执,“但有一点我很清楚,不管是谁,中国发生了那么大的灾难,大家都应当为灾区的人民做些事情”。

  或许是自觉目的难以得逞,24日当天,纽约的华人正准备继续像前几天一样面对面地斥责“法轮功”干扰赈灾募捐的行径,但令他们感到非常奇怪的是,当天“法轮功”成员一个都没有出现在他们此前经常出现的卡辛纳大道和三福大道交界处。

  “法轮功”暴露邪教真面目

  “法轮功”这次的丑恶表演,让许多华人看到了他们的真实面目。

  22日,一位参加集会的女士说,“我这次真把他们看透了。”

  另一位女士则说,“目前所有人都在为四川地震募捐,唯独只有‘法轮功’在幸灾乐祸。他们不是邪教,又是什么?”

  一位评论人士表示,“5·17事件”是“法轮功”本性一次全方位的暴露。

  美东华人社团联合总会执行主席黄克锵则认为,面对如此灾难,“法轮功”分子竟然幸灾乐祸地敲锣打鼓以示庆祝,面对世界各国对中国援助的善举,他们一如既往地攻击中国政府,并散布危言耸听的谣言,妖言惑众。不难看出他们已在世人面前彻底暴露了丧心病狂、灭绝人性、丑陋无耻的邪教真面目。(国际先驱导报)    

纽约侨胞愤怒声讨法轮功(组图)

2008年05月21日15:20  人民网

侨胞自发抗议法轮功持续10个小时
侨胞群情激愤,高呼口号,指责“法轮功”伤天害理。
侨胞高呼中国加油!

  四川大地震灾区伤亡惨重,举国同悲。而在纽约的一些法轮功份子却幸灾乐祸,敲锣打鼓,说天灾与政治有关。他们不但不给灾区捐一分钱,反而反对和阻止侨胞向灾区捐款。法轮功份子的行径引起了广大侨胞的公愤。

  人民网纽约5月20日电 今天早上,纽约皇后区法拉盛许多侨胞,又自发走上街头愤怒声讨法轮功。这已是从5月17日起,纽约众多侨胞第四次自发上街头声讨法轮功。  

四川大地震灾区伤亡惨重,举国同悲。

而在纽约的一些法轮功份子却幸灾乐祸,在法拉盛图书馆门前敲锣打鼓,他们不但不给灾区捐一分钱,反而反对和阻止侨胞向灾区捐款。法轮功份子的行径引起了广大侨胞的公愤。过路捐款的民众实在看不过去,越聚越多,侨胞们纷纷向法轮功提出抗议.并展示五星红旗,高呼“中国加油”,“爱我中华,匹夫有责”,“法轮功是败类”等口号,这一自发抗议法轮功的行动持续了四个多小时。

  然而,5月18日上午,那些法轮功份子再次聚集到法拉盛图书馆门前,大批侨胞再次自发对他们提出愤怒抗议。现场的侨胞说,国难当头,法轮功竟然将政治和天灾挂钩。我们侨胞决不接受。数百名侨胞聚集在街头,打出多幅五星红旗,一遍又一遍的高喊“中国加油”等口号,团结爱国的气势压倒了法轮功份子。众多侨胞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纷纷谴责法轮功。他们说,灾区的人民在流血,祖国的同胞在流泪,法轮功到目前为止不但不捐钱抗灾,反而发表幸灾乐祸的言论,他们已不顾一切的彻底揭下了“真善忍”的假面具,在中国遭受严重地震灾害,民众死伤如此惨重的时候,竟然敲锣打鼓,说是中共造成的。难道那些死难的孩子、死难的骨肉同胞,都不能触动他们吗,他们是不是中国人?他们良心何在?法轮功的所作所为是所有中国人都不能接受的。

  在抗议现场,虽然侨胞的抗议声一浪高过一浪,但是他们都有秩序地站在警察设立的围栏后。群情激奋的抗议声,使法轮功份子灰溜溜的逃离了法拉盛图书馆门前。后来法轮功份子又转移到法拉盛地铁口处,但马上又被现场的侨胞围成了一圈,质问声抗议声使他们无处可躲,法轮功份子出现一次,侨胞就抗议一次。法轮功份子成了过街的老鼠,最后不得不由警察出面将法轮功的牌子撤走,民众才离开。

  今天上午十点左右,数十个法轮功份子又出现在法拉盛街头,宣扬念“法轮大法”即可保平安。再次引起当地侨胞的强烈抗议和谴责。今天侨胞的情绪格外激动,自发聚集在街头,抗议的人数比前三天更多。大家冒雨手举“祖国万岁”,“四川加油”的牌子,齐声高呼“中国万岁”高唱中国国歌,群情激奋,从上午十点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多钟,抗议活动持续了10个多小时,直到警察将法轮功份子带上一辆巴士运走,抗议的侨胞才散去。这是四天来侨胞自发连续抗议法轮功最激烈的一天。

  记者采访了自发抗议的侨胞,他们纷纷发言谴责法轮功。以下是一个个侨胞的心声:

  “全世界的华人,全世界都在捐款救灾救中国,没想到法轮功此时此刻却在这里敲锣打鼓,在这里抗议,法轮功简直是没有人性。”

  “共产党把他们养大了,他们是白眼狼,祖国大灾大难共产党在领导救灾,法轮功不捐款、不援助,反而在这里发布反对共产党信息,丢人!败类!” “法轮功用谎言在制造仇恨,他们是民族的败类,没有人性。他们宣扬的所谓“真、善、忍”在哪里?” “现在是中国大难的时候,连过去和我们有矛盾的国民党都和我们一起救灾,法轮功现在还在和抗灾唱反调,实在是没有良心!“我们的兄弟姐妹在受伤、在流血,全世界都在救援,你们在做什么,法轮功人性何在,良心哪里去了?”

  “全世界都在援助中国,我们中华儿女更有责任,帮助祖国救灾。法轮功的丑恶表演,更说明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 (钟旭华)

法轮功对大地震幸灾乐祸

http://news.QQ.com  2008年06月02日12:18   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在许多海外华人为汶川震灾表示哀悼、进行募捐的时候,“法轮功”分子竟然从17日到20日连续四天在美国纽约集会,敲锣打鼓地阻挠当地侨团为四川震灾募捐,引发当地华人自发的愤怒抗议。在纽约工作的王先生对《环球时报》的记者说:“法轮功在国难当头之际,如此行为没有良心,没有人性!”“法轮功”的行为引起美国当地华人媒体的关注。据美国《侨报》报道,17日当天,美国纽约华人社团联席会在法拉盛图书馆门口为四川震灾募捐,这是他们连续第6天在同一地点募捐。而“法轮功”分子竟在对面敲锣打鼓地开起了反中国政府集会,这引起了过路捐款华人的愤怒。一名华人说:“平时也就算了,现在这个时候还在搞这些东西,有悖天理。”现场很快聚集了400多华人齐声谴责“法轮功”成员。有十几名警察维持秩序。看到华人越来越多,“法轮功”分子在14点30分左右基本散尽。
18日和19日,“法轮功”分子连续在同一地点组织反中国政府的集会,同样遭到大批华人的抗议。“法轮功”分子竟然打出“天灭中共”,“天灭中国”的牌子。这让在场华人愤怒不已,强烈谴责。据美国中文网报道,数百华人大喊“中国加油”的口号,很多人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他们说同是中华民族,“法轮功”不共同抵抗灾祸,到目前为止,没有捐出一分钱,彻底与他们宣扬的“真善忍”背道而驰。有“法轮功”分子还拿着摄像机拍摄,自称要交给美国联邦调查局。最后是美国警察出面把“法轮功”牌子撤走,其成员灰溜溜地散了。警方19日还向侨胞表示,“法轮功”分子今后不会在这里出现了。
然而,20日上午10时左右,数十个“法轮功”分子再次不顾众怒来到法拉盛街头。这次抗议的华人人数比3天都多。侨胞的情绪格外激动,大家冒雨手举“祖国万岁”,“四川加油”的牌子,齐声高喊“中国万岁”,高唱中国国歌,抗议活动持续了10个多小时,直到晚上20时左右,警察将“法轮功”分子带上一辆巴士带走,抗议的侨胞才散去。这是四天来侨胞抗议“法轮功”最为激烈的一天。
《环球时报》的记者注意到,当地华人电视台对几次事件都有报道。被采访的华人都表示了愤怒。而“法轮功”分子却抱怨为什么不采访他们。对于“法轮功”的行为,一位自称石青的网民愤怒地发帖指责说,在全世界有良知的人们与中国人民携手同心抗震救灾的时候,“法轮功”组织却对震灾没有丝毫的同情和安慰,“甚至连起码该有的关注本能都丧失”;在“法轮功”网站上,在仅有的一点点与汶川大地震相关的内容中,“通篇没有一句话、一个字表示对地震遇难人员的哀悼缅怀,没有一句话、一个字表达对几十万地震伤员的安慰体贴,没有一句话、一个字体现对几百万受灾难民的关心怜悯”;“在其别有用心的杜撰的一些所谓汶川地震评论杂谈中,要么是无关痛痒的风凉话,要么是趁势作乱的惑众谣言,有的要么是恶毒的谩骂、诅咒,要么是添油加醋的威吓。总之,活脱脱一副乘人之危、幸灾乐祸的流氓嘴脸!”
据《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陈星华报道

都是生日惹的祸 李洪志好郁闷





法轮功教主李洪志好郁闷,编造假生日惹出许多麻烦。李洪志把出生日期提前了一年多,改到四月初八,即佛祖诞辰。